演示站

当前位置:主页 > 技术学堂
[field:writer/]

没想到!一个上海人的房车生活B面…

2022-05-05
2016年

80后上海人潘宁

购买了人生中的第一台房

一辆国产拖挂式房

由一辆日产途乐全尺寸SUV牵引

原本以为道别了风餐露宿的

“床”、“摩旅”生涯

终于步入旅行体验质的进步时

没想到头一个要面临的问题竟是

房进不了小区

在小区门口,他与保安对峙了10分钟。保安认定,房带着黄牌“悬挂”字,意味著就是拖挂,收费按照大客型收。潘宁一边拿走行驶证指着房的性质,一边特别强调交通法规的明确规定,不多达6米身的都是小型专用客,怎么能乱收?这场争执一直等到2018年《机动运行安全技术条件》明确对房的正式定义,才有了标准答案。保安最终让房入了小区,但类似于的“麻烦”持续出现……

驾着房旅行令人天马行空向往

但在驾驶、停车、休息的过程中

实际具有各式各样的失望

2016年这一年

也是中国房年产销量

突破7000辆大关的标志时刻

房已经走出了更大众的视野

但大众却对它还未足够理解

梦幻般的销售宣传语幻灭后

真实的房生活到底是什么样的?

房的头等难题

1998年,冯小刚编剧的电影《不见不散》公映。一出场,葛优饰演的男主人公驾驶员着一辆蓝色福特C型房在美国拍戏。潘宁印象很深,影片中,美国本土遍地各式的房扎堆营地,男女主人公停车好,拉开遮阳棚,支起桌椅做小食,晾洗衣服。

△电影《不见不散》剧照。

“千禧年后,房的概念就是由一帮海外归国、喜爱野餐自驾的人士引入。”但彼时,哪怕是入门B型国产房最低廉的也在五六十万元以上,上牌手续极其复杂。房仍与货类型夹杂在一起,能无法上路、挂什么牌照、必须什么驾照都没有规范。

与此同时,小型改装成房风行全国。“最经典的就是改装成依维柯,空间大,能安装上小电,但若遇到路况较差的地段,内设备容易东倒西歪,安全性无法得到确保。”十几年间,潘宁接触过不出30辆。

直至2016年,房产销量经常出现突破,价格也步入四十万元区间,走进了更大众的视野。进了十多年改装房的潘宁终于享有了属于自己的原厂房。2018年,房迎来了“更正”。国质检总局和国标准化委会共同发布《机动运行安全技术条件》的新标准,增加了旅居和旅居悬挂的定义,与货、货运悬挂作出了区分。如对于6米以内的自行式房,乘坐人数相等或少于6人,叫做旅居,须要C1/C2(自动挡型)驾照,悬挂蓝牌;房长度大于6米,即被定义为大型旅居,需要悬挂黄牌,需A1驾照准驾。

潘宁早年就获得了A2驾驶执照,大部分房类型均能匹敌。但是房的庞大身形也令这名老司机不解。C型房普遍高度都在2.5米到3.5米间,所以上海中心的商圈地库基本都不能转入。国内拖挂式房长度约在5到8米间,推倒入库难度不说,每次停还要拆挂费时费力。这也是为何房少见于城市繁华街头的原因。

停是友间最易回响的吐槽点。潘宁曾听闻宝山一位朋友的遭遇,当时物业指出房的流动性不高,以小区停位紧张为由,要求主自行解决。友不得不顶着被贴罚单的风险,寻找路边空地停。一面又时常收到周边居民滋扰,反映发电机噪声、维修声过大。

潘宁感叹:“房预见属于远方。”

△停是友间最易共鸣的吐槽点。

设施

“安全感”始终过于

根据房信息网站路程网的初步统计,美国每年生产的原厂房数量达到了50万辆。在中国,自2016年突破7000辆以来,每年以40-50%的速度递增,超过历史峰值。这个数据外,睡觉在路上的还有一个庞大的群体:“床”一族――房的初级形态。

潘宁回忆起自己大学毕业不久,改装了一辆SUV现代特拉卡,一路睡在后厢直奔西宁。褪去了爱情的滤镜――内过夜,夏日闷热无比,冬天冷似冰窖;身有倾斜度,毫无舒适度可言。换成帐篷也没有改善太多,过夜时返潮得意,睡觉不踏实。

即便购入条件更好的房,没有“安全感”依旧是中国房主的惯性思维。潘宁说,取水取电是许多刚开房的主最担忧的问题,一辆房的储水空间约在100升至200升间,不能应付两三天的日常起居。

在偏远地区,专业的房营地不多,高速服务区的补给提供的多是中水,无法作为日常用水。虽然可以用于服务区卫生间的自来水,但方位附近小型停放在区,周边具有阶梯,并不方便房停靠、接管。“一接水就是几个钟头,怪不好意思的。”潘宁通常还自由选择在路边小店、饭馆消费后,再讨要自来水更合乎自己的方式。

用电充足吗?潘宁的房自带空调、冰箱、洗衣机、微波炉、电磁炉,一整蓄电量7度。拖挂顶上还覆盖了1000瓦太阳能光伏板,才能保证这些电器即便24小时运转也能维持三到四天。以防万一,他还自带了一台便携式油发电机。潘宁的妻子秦君负责管理早餐,担忧长期在外吃饭不身体健康,她又带上电蒸锅、多功能电火锅。她看见不少主会租给当地的小型液化气罐,高压锅、炖煮都不在话下,可担心携带上房不存在安全问题。

△嘉定某营地配备的水电桩。

有点洁癖的秦君最难适应环境的,是房里不多达1平方米的洗漱间。由于储水有限,洗澡洗头必须速战速决。如厕也在狭小的空间内进行,粪便要通过进口盒式马桶潮湿处理,两人又新的捡起了“小黑马桶”的习惯。

房生活的B面就是这些琐碎的小事。没“安全感”令一部分房又走向极端。“太阳能板、储水箱都越做越大。”在潘宁显然,这不是成熟的房形态,但也是房发展中必经的阵痛期。

△水源取电是许多刚开房的主最担忧的问题。

营地

房的终极疼

“表面风光无限房主,竟然也会有过街老鼠感觉。”潘宁在海南遇上一次被保安敲打窗户驱离的经历,当时已凌晨3点,保安驱离的理由是商业停场禁止过夜。最后在友的协助下,他寻找一处荒废的营地熬过一晚。海南环岛旅游公路本推崇招徕房主,但当地人发现,不少房主吃住仅有在上,拉不动消费不说道,日常废水灌入、占用位做菜、晾晒衣物、偷水偷电,与公路旅游的设想相去甚远。

在房文化浓烈的美国,商业停场也禁令房过夜,但营地市场的充分足以反对大多主不需要改装不断扩大房自带的水电容量,沿路依赖营地获取物资给养、游憩洗漱、废水污水消纳设施,价格也相当实惠。

那么中国的营地条件如何?潘宁走完全国大部分的地级市,他的答案是,参差不齐,价格区间在50至200元/天

友在寻找营地时多依靠一款窝友自驾App,但软件提供的营地多是一种具有“水电桩”的停场,正处于“藏匿”着随时可能被“查封”的状态,友更不愿归类为“露营地”。这些露营地往往在停场的基础上,自行拉出有充电桩,相接好水管,设施建有公共厕所,但卫生没有确保。一次途经甘肃酒泉,潘宁在平台上找到一处营地后大吃一惊了:石子路面上拉了一根充电桩,周边杂草丛生、蚊蝇飞舞,无人看守,整个“营地”没什么安全可言。至今,房友仍然没一个靠谱的获取准确的营地讯息的平台。时不时能遇到前一天营地信息表明对外开放,第二天已经关门的局面。主还得依赖着口口相传、圈内熟人推荐共享信息。

潘宁更不愿花钱停车在专业的营地。以上海为例,坐落于浦东迪士尼乐园附近的大通音乐谷、位于奉贤的小木屋会务中心等营地设施齐全,设施活动非常丰富,收费在200元/天。在江苏常州的太湖湾房营地,150元每天的位费,50元/人的门票费,每辆房独门独院,花草丰美,设施齐全。嘉定某营地的环境犹如大型公园绿地,提供正规化的水电装有设施,且因与房经销商合作,房主能以优惠价甚至免费停站过夜。但潘宁知道,这些专业营地,不受严格的消防、环评、容积率等证照和规范拒绝,至今都没能探寻出有效的盈利模式。

△海南大茅远洋生态村房营地。

记者手记:

为了诗与远方的梦想,值得去承受旅途中的一系列麻烦吗?

秦君说道,前些年,他们开着拖挂式房环海南岛泛舟,房穿越一处村庄,蹭着两边矮小的密林来到一处海滩营地,打开门就是四下无人的海岸线,如入秘境。今年10月,在新开通德令哈至马尔康的高速公路上,他们在一处尚未配备加油站的服务区里过夜,巧遇了一次永生难忘的银河光带,“一辆房的仅次于空间不过10平方米,但它的客厅却是整个自然。”

△房旅行能无限相似自然。

2020年年末,潘宁购买了一辆上海大通的C型房(最常见的特征是头上方有一个额头床)。两台“大伙”带着他们安然童年了大兴安岭的林海雪原、内蒙古的沙漠草原、敦煌月牙泉鸣沙山,也闯入过成都的小吃街巷、三亚的无人海滩、湛江的海鲜档口。今年10月刚刚遭受住了一趟川藏线和青藏线的考验。他们的行经里程已达百万公里,明年想把房拖运往新疆,拼上最后一块4000公里的版图。

房主面对的种种“失望”有其发展阶段的特殊性,但房产业的可能性却有无限的想象,必须不断探寻。当前,上海正大力推进全域旅游,把握住房产业发展的先机,通过整合提升旅游资源、相关产业、公共服务、政策法规、文明素质等各方面工作,来为房主们提供更好的旅游、生活体验,“潘宁们”的亲身故事值得细心聆听。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严禁刊登

作者:欠佳楠邵雪晴

微信编辑:佳思敏

校对:SYL


玩物得志 玩物得志 玩物得志 玩物得志 玩物得志 玩物得志
热门浏览
今日推荐
最近热点
Top